案例分析:熟人微信群成员之间的言语贬损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利来app

案例分析:熟人微信群成员之间的言语贬损是否构成名誉权侵权
  发布时间:2019-12-11 15:02:17 字号: | |

编者按

对熟人微信群里成员之间发生的言语攻击,与向不特定的多数人所发言辞所引起的效果不同。因群成员之间了解深入、对彼此道德品行有稳定认知和判断,不会轻易因过激言论而改变对相关成员的基本看法,不必然造成当事人社会评价降低的后果,不构成名誉权损害之事实。

 

基本案情

 

李某与乔某为某公司退休党员支部成员,李某为支部书记,乔某为组织委员,乔某建立了支部微信群(50人)。2018年3月14日,李某在微信群中发布相关购书报销通知,因与此前通知有冲突之处,引发乔某不满,3月16日,乔某在该群中发布“你看见我发的帖子了吗?你发之前与我沟通了吗?买书之事你擅自乱插手,事前不通气,乱发一气,在支部大家之间制造麻烦,还舔着脸说尝试,真真实实是混乱的始作俑者”、“你还有脸说讲道理,你连什么叫沟通,办事的基本程序都不懂!知道自己错在哪吗?没想明白就没办法改!”、“你内心不干净,做事干净不了”、“哪句话在谩骂?都是事实!书籍的事是组织委员负责,你在混淆视听!”“你在做事的手法上反映了你的道德水准较低!你的诡辩也无法掩盖你的为人!”李某认为以上言语属于对其人格的贬损,对其心理造成打击,在朋友中造成不良影响。

 

李某为证明其损害后果提交了门诊病历,以证明受此事影响有失眠、肝区不适、饮食不香等症状。

 

对于该支部群的使用范围和用途,李某称该群为支部网点,同时管理党员和职工,不仅是纯党务工作。乔某称该群的全部成员均为党员,该群主要用于上传下达、发放福利,组织开会。对于引发本次事件的原因,双方均认为是书费报销属于党务工作。

 

案件焦点

 

1、在支部微信群中对他人进行言语攻击是否适用侵权法;

 

2、如何认定在熟人群体中造成他人社会评价降低的后果。

 

法院裁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公民的名誉权受到侵害,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本案中,被告乔某确有发布过激言辞的行为,但是否构成法律上侵犯名誉权,应当从侵犯名誉权的构成要件来判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规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本案中,从被告乔某发表的具体言辞来看,是对原告李某人格进行的指责和贬损。但其所发表言辞的范围来看,是在党支部微信群中,该群为同一单位退休党员组成,相互之间有所了解,与向不特定的多数人所发言辞所引起的效果不同。在熟人微信群中,因群成员之间已有所了解,对特定人已形成了自己的评价,不会轻易因他人之间的某一件事或某一些言辞而影响其内心已形成的评价。人们反而会对发表过激言辞一方的行为做出负面评价。被告乔某在此群中的言辞过激不必然产生群成员对原告社会评价降低的后果。现亦无证据证明原告李某的社会评价降低。故本案中,不能认定被告乔某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李某的名誉权。

 

庭审中,被告乔某表示其言辞不当给李某造成困扰,其自愿在党支部群中道歉,对此法院不持异议。

 

本案虽未认定构成名誉权侵权,但需指出,人与人之间应适度的容忍与宽容,也应相互尊重,同事之间在工作问题上出现意见分歧时应当理性客观的进行沟通,不应将工作上的意见和分歧转化为对他人的人身攻击。被告乔某的行为虽未达到法律上侵犯名誉权,但客观上势必对原告李某带来精神上的困扰,其在此后的工作生活中应避免此类行为的发生。

 

综上所述,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乔某在支部微信群中公开向原告李某发表致歉声明,向原告李某赔礼道歉,持续时间为一日(声明内容需经本院核准,如被告乔某拒不履行该义务,本院将在全国公开发行的媒体上公布本判决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乔某负担);

 

二、驳回原告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当前,微信用户已逾10亿,为广大用户提供了便捷、多样的交流平台。通过微信,用户可以进行一对一沟通,也可组成多人群组,家庭群、朋友群、工作群、支部群等成为现代人生活和工作的重要媒介。但此种线上沟通方式亦会产生一定的法律关系,如买卖关系、侵权关系等。本案纠纷即发生在党支部微信群成员之间,其中涉及两方面问题:一是党支部成员之间发生的言语过激行为是否适用侵权法;二是熟人群组中的言语贬损对认定名誉权侵权构成要件的影响。

 

(一)支部成员之间发生的言语过激行为是否适用侵权法

 

本案中的微信群为退休支部成员微信群,原、被告分别为该支部的书记和委员,两人因工作发生矛盾,一方发表过激言论。此处应与党内批评与自我批评进行区分,党组织成员之间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实事求是原则的体现,要求成员之间敢于直言、虚心接受、完善自我,但该批评亦需遵守组织规则和工作规则,不能超越法律。本案中,被告的言语已超出组织批评的范畴,发展为对个人品德进行无端攻击,故本案应属侵权法的适用范围。

 

(二)熟人群组中的言语贬损对认定名誉权侵权构成要件的影响

 

名誉权是自然人和法人要求他人不得损害就其素质和信誉方面获得的社会评价的权利。是否构成侵犯名誉权,应当从侵犯名誉权的构成要件来判断,即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乔某的行为是否造成原告名誉被损害的事实,即是否使原告李某的社会评价有所降低。本案特殊之处在于被告在支部群中对原告进行言语攻击,而群内成员均为一起共事多年的退休党员,群成员之间了解深入,对彼此的道德品行已形成稳定的认知和判断,不会轻易因他人的几句过激言语而改变对其的看法。而在陌生群体中,因成员间均不了解,第三人对攻击性言论的相信程度会更高,更易产生社会评价降低的后果。

 

本案中,从被告乔某发表的具体言辞来看,已构成对原告李某人格的指责和贬损。但从其所发表言辞的范围来看,党支部微信群的群成员为同一单位退休党员,相互之间较为熟悉,与向不特定的多数人所发言辞所引起的效果不同,实际上群成员反而会对发表过激言辞一方的行为做出负面评价。庭审过程中,原告也未能举证证明其社会评价因此事件而降低,故虽被告乔某在此群中有言辞过激的行为,但不必然产生群成员对原告李某社会评价降低的后果。故法院未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

 

在社会生活中难免遇到与他人意见相左的情况,在出现分歧时应当互相尊重理解,进行有效沟通,而不是未了解事实情况便对他人进行言语攻击,即便在法律上未构成侵犯名誉权,但仍会对相对方的心理造成不良影响。即便在熟人微信群中,如果确造成了严重后果,使得对相对人的社会评价降低,仍可能构成侵犯名誉权。

 


 
责任编辑:敖啟凡
联系利来娱乐